Badaboum

我有一个记仇的小本本

“你们的手都好凉啊。”     “因为我需要有一个人来给我暖手呀。”


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😃。「~」


我个人是比较反感商业互吹的,咱们互相之间心里都有点B数行吗?溢美之词过犹不及。

刺客五六七的热度好像过去了点,最近b站都不给我推荐相关内容了。之前看的时候觉得6713还挺萌,可能是刚开始一时被激起了兴趣,后来就没什么感觉了😐。但是还是好喜欢女主的造型啊,女性特征很明显还容易娇羞的女生角色深得姬佬之心😑。然而主要性格的设定上可能是偏取悦男性的,是那种冷艳傲娇的感觉,我最后可能会吃霸道总裁(男主不是这种)那种属性人设的角色×梅花十三。

关于红眼恶魔,一个能把主角耗死的优秀boss,如果拟人起来,很有可能是那种邪魅狂狷肤白貌美腿长腰细的人设,说不定是可攻略角色,还能被Sal编入后宫🙄。

不行我得打破这个文章数,瘆人。


【SA】假如男主从床上吓醒了

躁动的SA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Sally睁开眼的那一瞬间,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白的天花板,粘涩的泪水蜿蜒着打湿了大片枕巾。


墙上的钟摆在机械地来回晃动着。


“你醒了。”Ash幽幽地道了一句,面无波澜。一反既往的是,她没有穿那件紫色的卫衣,而是一件不新不旧的单薄病服,长发掠过修长的脖颈,脸色也较从前见到的苍白了一些。


Sally有些茫然无措,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之中,周围散发着一股消毒水味。他使了使劲,试图坐起身来,Ash见状赶忙伸手去扶,将Sally尚且有些孱弱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撑在自己手中:“你刚刚醒,不必这么急着做起来。要喝水吗?”


Sally伸手去摸自己的脸,却发现那张“假肢”已经不见了,但那凹凸不平的疤痕却仍留在原处。Sally抿唇沉默了半晌,才缓缓开口:“我记得,我已经死了... ...”


“差不多吧。”Ash说着将水杯递到Sally手中,“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囹圄中待着,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呢?”


“Ash... ...我记得你剪掉了头发,最后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哭了。”


“能在你梦里哭一次,也不错,至少不会是因为头痛得发疯而哭出来。”Ash莞尔一笑。


Sally捏紧了手中的杯子,喝了一口水,略略轩动一下眉头:“我这是在哪?”


“精神病院,一座建在城郊边界的精神病院。”Ash回答道。


“Larry呢?”


“他两星期前就已经出院了。”


“他还活着?”Sally的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,显得异常激动。


“他一直都活得很好,比我们都要好。”


Sally如释重负地叹出一口气。


“你这一次,昏迷的时间比以往更长了。”Ash说道,“你出了很多汗,两只手冰凉。”


Sally抬起手臂,有些胆怯地探出手指去抚摸Ash的面庞一侧。触及到头发的地方,像丝绸那般,那么温柔合贴。



“Ashley,我们现在,我是指,在现在的这个世界上,我是你的什么人?”



Ashley微笑着抱紧了Sally,将五指嵌入他的发中,尽管对方已经几个星期没洗澡了:“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已经回来了。”


“可是我有点害怕,害怕自己还会回到以前的那个世界去。”Sally的嗓音低沉了下来。


最伤感的,莫过于曾经拥有过,到后来却荡然无存。


“可是我一直都在你身边,当你害怕的时候,就抓紧我的手。”Ash在他的耳畔喁喁低语道。


Ashley说着,不着痕迹地拽住袖口,遮严了小臂上那几道鲜明触目的指印。


“要记得,你害怕的时候,就抓紧我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SA】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

就怕第五章一出打脸啪啪啪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当地法院给的回应是这样的,费沙他们家里人死得一个都不剩了,如此也就不存在什么遗体认领不认领的事了。而萨尔他自己生前也没嘱托过什么,那么那具身体,就被默认捐给当地医学院了。


艾希莉心口有些绞疼,她双手拍在桌面上,蹙紧眉头,义正辞严地问连自己作为朋友不可以去认领吗。



“除非您是他妻子,但据犯人生前交代,您连他的女朋友都算不上。”



在无数次的周折后,萨尔总算得到了一个入土为安的机会。只是艾希莉在那之后去学校的服务中心取消了去法国读研的申请,因为那笔费用实在是不好再向家里开口要。



“只是加贝尔小姐,之后关于他的事,您最好不要再参与进来了。”


还好当地入殓公司的老板是和她小时候玩得不错的姐姐,那个女人叫做露露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到晚上其他人人走得差不多时,艾希莉才可以悄悄地进到那间仿佛卷着阵阵阴风的工作室里。


那间工作间里不止躺着萨尔一个,还有另一具遗体躺在一旁,上面覆着白布。据露露说,那也是个死刑犯,不过是个非常不幸的人。



“这是他吗?”当艾希莉看到萨尔的仪容时,不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。



“当然是,而且看上去还比以前要帅了,不可思议对不对?”露露狡黠一笑,“亲爱的,比这更严重的我都见过,所以缝补起来还算轻松的。”


毕竟祖上二十八代都是干这行的,她的技术大概是称得上轻车熟路、炉火纯青的。


艾希莉微微抬手,轻颤的带着血液温度的指尖还未碰上那层凉薄的皮,便被一旁的露露制止了:“里面填充的东西可是按克算钱的!不是看在和你的关系上,我不会给他用这个的。”


艾希莉垂眸:“谢谢。”


“不用谢,要吃枫糖薄饼吗?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吃薄饼。”


“不了,谢谢您。”



“那我就自己吃了。”露露说着脱下手套和工作服,打开水池的水管洗了洗手,从微波炉里拿出了热好的藤椒鸡块,卷在薄饼里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。


“你在这儿吃,没问题的吗?”


“为什么会有问题呢?”


“呃... ...我是指... ...”



“无所谓,我就是吃这口饭的,早已习惯了。”



“好吧。” 艾希莉故作不经意地垂首看向床架上通体雪白的萨尔,“话说,露露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?”



“不信。”露露回答得很干脆,语调也是那么的风轻云淡,似乎没把艾希莉适才的话当作什么很深沉严肃的问题。


“那你一直在这样的地方工作,有时候,会感到不安吗?”


“当然不会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,随意,像吃掉一个玉米卷那样轻松容易。顺便,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体,那我遇到它的几率,和摩纳哥王室的王子对我一见钟情的概率应该是差不多的。”



这时候,露露突然意味深长地瞥向艾希莉:“这个帅哥,是你的什么人?”


“是朋友,从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。”


“我知道,除此之外呢?”



“没什么其他的了。”


露露微微一笑:“仅只是朋友就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,真心希望你的朋友,能安分一点,不要像他这样,不然你迟早会破产的。”


艾希莉抬眼看向露露。



露露则是不慌不忙地加深了嘴角的弧度:“还有你自己,希望你不要像他这样,烂漫过度。这是来自一个从业多年的人的忠告,我实在是看不惯年纪太轻就躺在这儿的。”



说到这儿,露露的脸色突然变了,身子慢慢俯了下去:“糟糕——。”



“怎么了?”艾希莉见状赶忙去扶。



“上午见客户,喝的那杯咖啡,肯定有问题!亲爱的,我现在要去一趟洗手间,正好你们两个单独待会吧,明天就要下葬了。”说着,露露以飞一般的速度火急火燎地冲了出去。



房间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,或者说,笼罩在其中的,是一片渺渺冥冥的死寂。



自艾希莉看到拉里现身后,就时不时地感到一些不自在,到现在也不外如是。不过,那些感觉到如今都已是小事了。



艾希莉有些困了,但她打算就这么陪着露露值班到天亮。到明天的告别式的时候,也不会有观瞻仪容这个环节了。何况,这也不是他真正的脸,脸是怎样的也无所谓,他是温柔的,只要她记得这一点,就够了。



若所有死刑犯都在刑场逗留,那恐怕那个地方已经挤满了魂魄。他可能已经去了别的地方,抑或是仍徘徊踯躅在那里,但无论在哪里,他都不肯出现在她面前。



“我知道你听不到,也不想听,萨尔。”艾希莉目光停在床架上的那副遗体上,“可我还是得说出来,无论如何,要讲给你听。”


“我知道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你了,但是我还是要说,对不起,对不起萨尔。”



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,可是我不能。”



“我知道你是热爱生命的,你会因为我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改变香水的用量,会因为喜欢而且花上半天的时间去涂指甲。正是因为明白生命的可贵,才想让更多人可以活。可是萨尔,这个世界,不是以我们的想法去运转的,我们,只是一颗芥蒂罢了。”



细微的动静在诡秘的环境中悄然浮起,是晚风撩动百叶窗的声音,是挂在窗前的铃铛在低垂的昏迷下汀咚作响,将夜渲染得愈发凄迷冷清。艾希莉也不怎么在意,只是浅浅阖上了那副浓密的睫毛,撑着脑袋小憩着。


这时艾希莉在朦胧间又听到了什么声音,是布料蹭到地面上的声音,她翕动眼皮,微微地抬起了一条小缝。


恍惚间,艾希莉仿佛看到了隔壁床上的尸体坐起了身来,并就这么一丝不挂地移动着离开了她的视线。


艾希莉紧张得一动不动,尽量不发出声响。所幸她的心理素质还是过关的,加之之前拉里的一剂预防针,她没有直接叫出声来。



过了很久很久,她才开完全睁开眼睛,确认那句尸体已经不见了之后,便打开手机,想要联系露露,却发现露露已经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:




“实在抱歉,亲爱的,我发誓我再也不喝彪老板的咖啡了。现在我得连夜去一趟医院,可能要在那输一晚上液了,钥匙我放在柜子里了,你走的时候记得关灯锁门。”



艾希莉心凉了半截,虽然心中有对萨尔的万般不舍,却也明白不能继续呆下去了,于是去柜子中翻出了露露留下的钥匙。


正当艾希莉准备关灯锁门时,一阵凉气飘过她的颈后 ,继而是一道幽幽的女声:


“美女,你有烟吗?”


艾希莉不敢回头,怔在那里,直到那人走上前去正面对着她。


对方赤身裸体的女孩,十七八岁的模样,皮肤被处理得非常白,眼睛是浅灰的,头发是极浅的粉,五官异常精致。


明眼人都看得出她便是那具尸体了,艾希莉后退一步,不想离她太近,虽说对方看上去好像没有恶意。



“人家问你有没有烟嘛!”女孩得不到答复,便直接伸手去掏艾希莉的衣服,艾希莉赶忙将她推开。


“好好说话,别动手动脚的。”顿了顿,艾希莉补充了一句:“没有烟,抱歉。”


“喔,可惜,虽说不是什么大事。”说着,女孩走到水池旁,将水管拧开,开始冲洗自己的身体。



不一会,女孩的身上显现出大片的花藤纹身,结合上她那副苍白美艳的面容,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冶凄美。



“那个女人收了我父母的钱,就试图把我改造成看上去乖一点的家伙。这种事可是很气人的,当初我为了弄这玩意受了那么大的罪!”



“等她回来了一样会将你的纹身重新遮上的。”艾希莉好意提醒道。


“不会的,明天下午这具身体就要进棺材了,她来不及的,嘻嘻。”


“好吧,祝你能如愿以偿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既然能现身,为什么,不当着露露的面,告诉她你的想法呢?”


“就算已经是死人了,也不能随心所欲的,我也不例外。自从旁边那个蓝头发的小哥哥来了以后,我才有了一点苏醒的力量,他真的很神奇,像是自带一股... ...磁场。但是那个女人的气场还是太强大了,只有等她走了之后我才有足够的力量重新回到身体里。不过前提是,,,它还算完整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是,露露自带一股足以抗衡鬼魂的气场?”


“算是这样吧,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像那种,心理够强大,灵魂够强大的... ...话说,姐姐你有镜子吗?”


艾希莉递给了女孩一个化妆用的小镜子,女孩仅只看了一眼,就气得怒火中烧:“我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!会变成灰色!!”


“那个... ...”艾希莉试图和她解释,“人死了,虹膜的颜色的确会发生变化... ...”



“不!我的眼睛,原本是稀有的鸢尾色!怎么可以这样!!”女孩委屈得快要哭了出来,继而缓下了脸色:“姐姐,我有一个请求。”


“什么?”艾希莉下意识地警觉了起来。


“我想附上你的身,最后再看一眼,我眼睛的颜色。 ”


“这件事,我不能同意。”


似乎是察觉到了她语调中的诡谲,艾希莉拒绝了,唯恐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始料未及的结果。


“但是你现在没得选。”


眼看着对方就要猛扑过来,艾希莉一个健步如飞逃出了门外,径直跑到了大门口,却发现通往室外的门被死死地锁住了 ,保安也不在,整个殡仪馆现在就只有她一人在,孑然一身,而她只拿了屋里的钥匙。



冷寂的夜显得更加冗长了,艾希莉一想到萨尔和拉里都已牺牲了,自己不能再死了。便咬紧了牙,硬着头皮向回走。目标很明确,就是那副大门口的钥匙。


艾希莉小心翼翼地,每一个脚步都格外留意,生怕将那具兴奋过头的尸体吸引过来。


女孩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艾希莉,性子原本就急躁轻浮,于是没有待在原地守株待兔。艾希莉便趁这个空挡往露露的工作室溜去。


女孩的动静很明显,当她慢慢逼近时,艾希莉眼疾手快躲进了附近的一个道具室里。待女孩走远后,艾希莉才暗自松了口气。


突然,周遭的环境发出了声响,仿佛那些逼真的道具也要活过来。艾希莉鼻子一酸,她不惧怕死亡的那一瞬间,却悬心那些还放不下的东西,她还有许多事要做,她不想带着愧怍离开。


她觉得那些东西正在逼近自己,一步一步地,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
艾希莉正要准备接受这一切时,却突然被什么人抱住了,对方穿着柔软的衣服,身上的气味似曾相识。


艾希莉仍没有睁开眼睛,这时室内的灯忽闪着亮了起来,耳边也突然响起那副诱人的嗓音,像湖水一般柔和安然。


“你睁开眼看看我,艾希莉。”


“萨尔?”艾希莉瞪大了眼睛,舌挢不下了许久,“难道我已经死了?所以我才会看到你。”


对方只是笑,惹得艾希莉心中发毛,她暗自提醒自己,这可能是她精神错乱所产生的幻觉。


萨尔把她逼到一个床架旁,埋头吻了下去,起初这是蜻蜓点水的试探和寻觅,继而长驱直入,变得毫无保留和掩藏,不给对方反抗的机会,肆无忌惮,如火如荼。艾希莉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,却发现已不自觉地开始迎合起了对方。此刻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,仿佛一切动作都只是本能驱使,呼吸也慢慢减弱了。迷离惝恍间,她感觉到萨尔在用冰凉而修长的手指解自己的文胸。


时间仿佛在那一刻,凝固在了冰点。



就在这时,“萨尔”的头部被什么人用硬板重重的敲击了一下。


“你这个愚蠢的塑料精,她是我的猎物!你这是插队,插队!”


“萨尔”狠狠地瞪了女孩一眼,撂下一句“你太聒噪了。”便用力量将其封印在了床架上,使她无法再操控身体。



“哇,你等着,我凯蒂一定会回来的!”女孩嚷着,继而没了动静,回归了尸体应有的姿态。



此时艾希莉也回过了神,回想起之前她差点窒息,意识到对面的男人并不是真正的萨尔的鬼魂,欲起身离开,却发现身子使不上力气。



她眼看着对方的嘴角已扭曲到了夸张的高度,自己却无可奈何,慢慢地,昏厥了过去。



正当假萨尔以为自己已经得逞,打算吃尽她的灵魂时,屋内的陈设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,白色床单被门外刮进的如割冷风掀起,向上卷起的那一瞬间仿佛在腾挪起舞。



“你不要动她。”



门口赫然出现的是萨尔本尊,浑身上下裹挟着寒芒。他虽然是灵体的姿态,脸上却仍挂着那副假体,身上穿的仍是暗黄色的囚服。这个男人,正带着一股不可向迩的锐利气息盯死了那个冒名顶替的东西。


“之前为什么不出现呢?”假萨尔展颜一笑,“你还是不那么在乎她对不对?”


“那是因为别的原因,而且我自信她能够应付之前的那一切,不过这些都和你不相干。”


“无所谓了,既然你都已经来了,规矩我还是懂的。”假萨尔不想惹怒对方,毕竟萨尔是个背负十几条人命的男人,魂魄上自带一股血腥气息。


等到假萨尔消失后,本尊才慢慢地,徐步走到昏迷不醒的艾希莉身旁,缓缓地蹲下身去,握紧了她的手放在额头前。


“艾希莉... ...答应我,好好活下去,好好生活,好吗?”


“我答应你,萨尔。”艾希莉仍处在昏迷之中,只是朦胧间回应了一句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“我从未恨过你。”


萨尔握紧了艾希莉的手,只是他已然感觉不到那温暖的触感了。



他知道,艾希莉就静静地躺在那一侧,神情恬静,衣衫凌乱,但是他不能够那样。


到现在她都不知道,他是爱她的。


像他这样的人,直抒心意的话,会给对方带来困扰的吧。所以在活着的时候,没有开诚布公地说出来过,唯恐到时候甚至没办法以朋友的身份待在她身边,叶底藏花,留意春暖。



晚风的凉意很重,萨尔为艾希莉裹紧了单子,将她搂紧在怀里,虽然灵体是没有温度的,但多少还有一点点挡风的效果。一直等到艾希莉醒来,萨尔才消失不见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Sally:这可是你自己说的👀。

“气得老娘妆都哭花了。”

要第一次主动约男生了,好有压力👀。